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::: 首頁 提點子 【還我七天假】行政院立即提案《國定假日法》,將國定假日恢復19天。

提議者匯入人員

【還我七天假】行政院立即提案《國定假日法》,將國定假日恢復19天。

  • 分享至

尚須5000個附議

已附議:0

附議期限倒數

時間已截止

【還我七天假】行政院立即提案《國定假日法》,將國定假日恢復19天。


提議內容或建議事項

 

【引言】

工鬥與各地團體歷經一年「拒砍七天假」抗爭,從國民黨執政時期至蔡英文政府正式執政,兩黨拉攏資方欲刪除國定假日,最終105年12月6日,由民進黨透過過半立委的優勢決議刪除七天假,七天假的鬥爭告一段落;然而過程中民進黨黨團主導推出「一例一休」政策,包裝以週休二日的美名。同年12月21日,頒布勞動基準法新制實施。

一例一休制度上路,至今已施行超過半年,然而即便從106年7月1日起,勞動部宣布新制輔導期結束,依照規劃將針對新制修改的條文開啟勞動檢查,但是面臨到的卻是各縣市政府要求延緩裁罰,甚至南投縣、台南市強烈主張不開罰。新制是否被徹底落實,成為一個難以被檢驗的難題,也因此各界對於一例一休制度反應兩極,且在資方團體的壓力下,民進黨立院黨團內部開始傳出再修法的聲音。

回顧工時鬥爭的歷史,蔡英文於2016年1月4日允諾工鬥團體:「若會損害勞工權益,絕不砍七天假。」然而,歷經2016一整年勞工團體訴求拒砍七天假,最後七天假仍被刪除。
如今林全院長換為賴清德院長新上任,行政院若要大破大立,則該立即提案《國定假日法》,回歸執政初衷,還勞工630億!

 

【訴求】

還我七天假,立即提案《國定假日法》,修訂至少19天國定假日。

 

 


利益與影響

一例一休是資方慣性違法的應驗

 新制造成產業哀鴻遍野,其實恰恰反映了台灣長期在工時制度的實務層面,與真正的法治規定擁有極大落差。一例一休通過之後,旅遊業、觀光業、甚至部分地方的紡織廠,都開始實施七休一,光是這些案例就有其弔詭之處,為什麼民國84年就有七休一規定的勞基法,到了106年才被落實並且成為大家抱怨的焦點?因此所謂「排班受限、人事成本提高」可能確有其事,但這個因果應建立在長久違法導致陣痛,而非所謂新制造成的困擾。

同時,一例一休更明確反應出,台灣勞工二十年薪資停滯、低薪過勞的問題。勞動條件過度嚴苛,使得「加班」成為台灣勞工在工作中的例行公事,因此能否加班、能否領加班費就成為部分勞工最在意的議題。然而新制上路後,資方窮盡手段規避加班費的現象,讓低薪的工人產生了所得降低的狀況,引發基層民眾對於新制的怨懟。實際上最核心的問題,是台灣勞資關係長期不對等,勞方被迫接受以血汗換取生活,並且資方透過壓榨勞工,對勞動基準法做出全面性的反撲。 

的確,106年以來,資方團體影響勞動部,制定出許多工時彈性化的函釋,包含汽車貨運業納入八周變形工時、瓦斯零售業納入四周變形工時、闈場人員適用84-1責任制等。一般企業則是被允許透過加班換休的方式,以1換1的方式,偷偷換掉休息日或延長工時相對優渥的工資。一例一休做為藉口,資方操作了其正當性要到了更多操控勞動條件的籌碼。工業總會在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當天,秘書長蔡練生要求「勞基法打掉重練」的言論,就是資方105年至今對工時鬥爭的總結。

 

告別過勞之島 增訂國定假日

以勞方立場來說,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統計,台灣2016年年總工時為2134.8,名列世界前三,被國際稱為過勞之島。民國89年雙週84工時修法通過,當時就為勞方訴求的單周40工時,遲滯105年才真正實施。然而要降低單周工時的代價,竟是取消國定假日七天,以節省資方630億的支出。政府為了假意表現照顧勞方,急急推出爭議極大的一例一休新制。工時真的降低了嗎?就主計處統計資料來看,106年度,上半年加班費提升約8%,對比105年、106年的上半年度,工時平均下降2%;反觀105年9月恢復七天假後,工時降幅較高,為7%左右。一例一休有其對部分勞工之助益(休息日出勤法定工資提高),但對於工時下降的貢獻明顯不足。

日本2014年增定「山之日」為國定假日,歐洲國家年休/特休,以滿三年作為比較,至少大幅領先台灣將近10天以上。增加勞工的國定假日、年休已是鄰近國家以及歐洲國家的趨勢,台灣卻在2016年底,民進黨政府手中刪除了七天假。綜觀105年七天假恢復期間,至106年新制上路之比對,七天國定假日的恢復對現行勞工之勞動環境而言,無疑是降低工時最佳的方式。政府過去以國定假日不該以「細則」定之、全國不一致之說蠻橫砍假,如今制定內政部層級的國定假日法,就無以上推託之詞可用。


相關連結

權責機關

  • 288關注
 

編輯附議想法

剩餘500字可輸入(包含標點符號在內限500字以下)。

協助我們改善服務